空斩五味子

北极圈里自力更生的🐑

娃子叫巳帅(还没截团,普入中)


———巳帥领养手册———

vd:皓尘档案馆

状态:普入中

无属性帅蛇,是五毒之首

娃厂:漫可布

门牌号:967215483

#震惊!!xx鬼屋某老板竟对员工…#

~我来了!我带着我的垃圾文向你们跑来了!!
~拖了挺久的,下一章终于能出去玩了



------------------------------------------

  (3)


  现在……想那么多干嘛,今天要出去,陈歌晃晃头清空了回忆。


  

  “你想穿什么样的衣服?”陈歌有些烦恼的看向许音,他穿衣服一向觉得舒服就行,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好疼”



  “随便?许音啊,你是不了解社会的险恶,要知道人靠衣装马靠鞍,把衣服穿的好、穿的帅,才能吸引更多的人”陈歌话音刚落就到了衣柜前,此时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默,陈歌把手放在把手上,迟迟没有打开,这一刻,时间仿佛被定格,突然!他动了!他拉开了门!……(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看到衣服都整整齐齐的放在里面,不禁想要感慨一下自己真是居家。



  “这样的话,那就这件吧”陈歌内心坚定的把手伸进最下面的一层,拿出了之前别人送的,因为不喜欢穿有洞的裤子就一直没穿的破洞休闲裤和一件红白条衬衫。


  “许音,话说回来,你们鬼的衣服能换吗?”陈歌找完才想起来这个问题,之前让白秋林、老周他们装人吓人的时候好像都没有换过衣服。


  “好疼”

  “竟然真的可以!是脱下来还是直接用怨气化衣?”

  “好疼”

  “直接用怨气嘛,那行,那就把这件衣服复制上去吧”


  陈歌把衣服铺在床上,退后几步看着许音,一会,只见带着不详气息的黑雾从脚底升起,在房间弥漫着,耳边传来水落下的滴答声,头顶的灯一闪一闪,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可身为人类的陈老板不仅不害怕,甚至还有点失望,本以为能看到许音换衣服,没想到是化衣服,怨气化衣的时间不长,也可以说是一瞬间,化完衣服的许音,上身红白条纹衬衫下是黑色休闲裤,衬衫略大,领口漏出锁骨,袖子长出一截,下摆到了大腿根。


  太长了?那就束进去一半吧,陈造型师这么想着,于是走到许音面前把衬衫前端的一半扎进裤子里,当然,在这之中,手不可避免的碰到了许音的……咳,衣服也束了,袖子也折了,现在的许音看上去就是一个完美的小男友男生,陈歌有些激动,终于可以出门了,但在那之前。


  “小小,今天你不能去”他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小小,并不在意她偷听,但小小听到自己被发现还不能去后,整个鬼都不开心了。


  “吱呀—”

  “白-虎!”陈歌无奈,只能抓着小小把门打开,然后,气沉丹田的喊了一句,闻声而来的白虎还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不屑,陈老板不理会白虎的白眼,反而一副“我能相信的只有你!”的神情。


  “小白虎啊,我跟许音要出去,你看能不能…”


  陈歌用手指了指小小,暗示白虎把她带走,白虎若有所思,过会后。


  “喵”


  这是…答应了?陈老板心神领会,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小小放在白虎尾巴上让她卷起来,看着小小不甘心的跟着白虎离开后,陈歌转头就牵起许音的手往外走


  

TBC

-----------------------


  

  


  

#震惊!!某xx鬼屋老板竟然对员工…#

~我来了,我带着我的辣鸡文笔向你们跑来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bi

------------------------------------------

  (1) (2)



  但也只是复杂而已,并没有惋惜或其他情绪,陈歌不用同情他,不能也不需要,许音有他自己的尊严,哪怕是无条件的相信自己,想到这里,陈歌温柔地看向许音,看着他稚嫩的脸庞,他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不管前方有多危险,总有人会挡在他身前。


 

  “许音,我带你出去逛逛好不好?” 陈歌放下手抱住许音,凑近他的耳边道。


  “好疼”

  许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不知道陈歌的心里活动,但他知道自己要听陈歌的话,哪怕是让他消失。


  “刚好这几天藤木病院的鬼屋巡演到这,我们明天就去吧”陈歌想起之前在手机上看到的这个著名的鬼屋要来,那就去看看这个鬼屋有多吓人吧。


  “好疼”

  许音说完后就回到磁带里,可能是陈老板太不安分,两只手在他腰上摸来摸去的。



                      九江西郊恐怖屋告示

  由于鬼屋老板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将开放更多的恐怖设施,当然,老板也会进去,还请大家多多 光临!


                                                 xxxx年x月x日


----------------

大家猜猜这是什么……!没错!这是我的时间魔法!!

                                   ----------------------


  一大早,陈老板就起来了,硬是对着镜子捣鼓二十分钟。


  “许音出来吧,等会我们就出去”陈歌说完猛的想起昨晚梦到自己跟许音出去约会散心被张雅知道然后一拳打死……!陈老板害怕,但陈老板不说,不过,梦跟现实是相反的,所以,应该不会发生这种局面,安慰好自己后,陈歌转头看着在一旁的许音,虽然说藤木病院鬼屋可以让游客换装进去,但许音这一身红衣出门难免有些吓人,当然,吓不到自己就是了。



  “既然要一起出去的话,我找套衣服给你吧”陈歌突然想起第一次看到许音,是在(芳华宛小区)3133房的桌子上,白衬衫搭牛仔裤,是最简单的搭配,照片中的男生坐在长椅上,抱着吉他,微风吹乱了他贴在额头上的头发,太阳透过树叶,光影斑驳,破碎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男生低着头,轻轻哼唱…


  这张照片应该是她们出去玩的时候被拍下来的,第一眼看到照片的时候陈歌这么想,那时候的许音还只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


  

TBC

-------------------------

怎么说好呢,有点短啊

  

【黑手党】

~圈太冷只能自割腿肉

~写的不好请见谅

~这是一个大概的思路,有时间的话会写(?)

------------------------------------------

  米兹罗兰家族和菲尔雷诺家族自19世纪末期,那场轰动的全世界黑手党的战役--西西里之战--以来,就一直水火不容,两大家族之间无论是生意上还是政治上,稍微有一点矛盾,就会引起战争,这种僵硬的关系直到两大首领的死亡,年轻的继承人上位后,才得到缓和。

  但最近几年,向来在各方面都很活跃的菲尔雷诺家族,却一反常态的平静下来,只贩卖武器,其他的不管不顾,就连他们的首领也再没有人见过了。

  传言道,菲尔雷诺家族在秘密制造一个足以震惊世界的武器,究竟是不是,恐怕只有他们家族内部知道了。

  年轻的米兹罗兰首领决定派出自己的心腹,潜入菲尔雷诺调查清楚……几年过后,心腹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和出色的身手,成为了菲尔雷诺首领的直系下属,就在他快要得知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时,首领召见了他……

  米兹罗兰家族

  首领:弗罗斯克·米兰

  下属:爱德华·里克

  下属:莱克恩·尼·斯特

  ……

  菲尔雷诺家族

  首领:路济弗尔·奥雷

  下属:西斯蒙·特·帕克

  下属:玛蒙·力卜

  ……

----------------------------

#震惊!!某xx鬼屋老板竟然对员工…#

~这是一个小短文(?)要是有思路可能会写多一点(?)

------------------------------------------

  (1)(2) 


陈歌:“许音,有人砸场子”

许音:“好疼!”



  五分钟后,陈歌满意的目送医护人员把人抬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员工宿舍。



“好了许音,过来吧,我们谈谈”

“好疼”



  听到陈歌叫自己,许音跟了上去。


“咳,那什么,白虎小小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跟许音说”


“喵”


  白虎不屑的看了陈歌一眼,从床上跳下来,把抓住自己尾巴的小小也带了出去,还顺便关上了门,陈·没用·歌忽视了那不屑中带着鄙视

的眼神,笑出一口大白牙目送白虎离开。


“许音”

“……”


  被回过头来的陈歌突然叫到,许音不解的看他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陈·作死·歌虽然是一脸深情,但心里还是很害怕的,毕竟自己影子里还有一个凶残的女……不知是张雅能感受到他心里所想的还是他“怨念”太深,总之,陈歌的影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舞动起来,一点一点的把员工宿舍吞噬,准确的说应该是影子里的血丝和黑发,看到这,就算是拥有“九江锤王”称号的陈老板也不禁留下了眼泪汗。



  “要想活命,必得自救”陈歌这么想 。



  “许音啊,虽然我知道我又帅又有钱,还是个不常见的天才,但是,我的心、我的肝,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属于张雅一人”说完满眼是爱的看向自己的影子,那深情的眼神让人看了不禁觉得…这人是个情种,强迫自己从沉睡中醒来的张雅没想到陈歌会这么说,一时间羞红了脸,原本已经爬上墙飞舞的血丝和黑发好像按了倍数一样,嗖嗖嗖的的几下缩回影子里,一切归于平静,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陈歌都快相信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张雅?雅姐?”陈·不怕死·歌喊了几声,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继续调戏找许音谈话。


  目睹这一切的许音:“……”


  “嘿嘿”过了一会陈歌才从自己猥琐的笑声中回过神来,抬头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许音,围着他走了几圈,不理会许音眼中的疑惑,突然,陈歌停住了脚,左手扶上他的腰,往前一带,这时两人的距进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但陈歌似乎觉得还不够,用空余的右手托住了他的下巴仔细端详,不得不说许音的面相生的极好,黑色的短发贴在额头,使他看起来更加温顺,长翘的睫毛像是两只黑蝴蝶在亲吻他,嘴唇纤薄,但并不红润,反而有点惨白,最后是眼睛……陈歌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眼睛有点像猫眼,本来该明亮有神的眸子现在却像一潭死水,没有了光。


  好好的一个阳光少年变成这副模样,陈歌心情有些复杂


TBC

---------------------------------

正在练文笔,请见谅